5月 252012
 

“说得好。”云焕轻轻笑了起来,嘴角却是冷嘲笑、,“一人做事一热当,也不管我师傅的事情!”没料到在这样的形式下还压住气势,湘不由沉默,但刹那后就大笑起来,他一跃而起,提剑后退:“想用飞廉威胁我?做梦!他算什么?一个冰夷……一条不会咬人的狗还是狗!”大笑中湘剑一划,将云焕逼退三丈,眼睛里闪着冷光:“云少将,我告诉你:不管是这些牧民找到如意珠,还是你自己派军队找到如意珠,如果一个月内你不把龙神的东西归给我们,你就等着你师傅的尸体在古墓里腐烂吧!” ­

“就算师傅她解了毒,最多也只能活三个月,你威胁不了我。”云焕淡淡指出,“你交出解药,我放你走,决不会连累飞廉。” ­

“是么?”湘退到石墓墙边,抬头看着那高窗,又饶有兴趣看着一边的沧流帝国少将, ­

嘴角浮出一个微笑,“听起来倒是很合理——如果不是恰好我都看见了,我几乎就要接受这个“公平”的条件了。” ­

“看见?”云焕脸色微变,“看见什么?”湘嘴角的笑更深,混合着种种情绪,变得不可捉摸,声音忽然轻了下来,近乎耳语:“我看见你吻她了……每次在她没有醒来的时候,你都忍不住吻她的指尖和头发。是不是?那时你的眼神是那么迷恋和痛苦啊,啧啧。真不可思议!我都看见了。” ­
Continue reading »

网站地图